潁水之濱

有時逛街、看網拍,看到一件衣服的第一個想法,是我的心上人穿這樣一定特別好看。

初戀的感覺就是當你喜歡上他了,你才發現原來你喜歡這樣的類型。

不論他是高矮胖瘦,敦厚刻薄,溫柔嚴厲,喜悅悲觀,這個影子在你心上是抹不去了,以後你看其他令你心悅的人,都不脫這些干係。

我想有一天他會老去,也許是在十年後,也有可能是在二十年後。

他眼角的皺紋會多些;也許鼻梁上架著的鏡片也會更厚些。

他頭髮的星星點點會綻放在烏黑的夜空中;他青筋的河流會從臂膀一路漫至末梢。

他的手會顫抖,再也沒辦法寫出當年那麼工整的板書;他的身板會更單薄,連皮帶也架不住他寬鬆的西裝褲。

但是我怎麼能不愛這樣的他?

畢竟他的聲音即使沙啞還是低沈有磁性;畢竟他眼睛雖然朦朧還是能從中看見春夏。

畢竟喜歡是件這麼神奇的事,讓我能支撐他倚靠在肩膀上的重量。

小虐怡情,可能有BUG。


  王天风一生孤寂,首先是军统规定不能娶妻,后来是国家存亡之秋,他不允许儿女情长存在。

  他记得他倒卧在长草中,被黏腻的触感包裹着——那大概是他的血,他睁大眼,想将最后的世界望个彻底,结果景色倒是没见着多少,倒是将那小子同样睁大着眼看着他的景象烙印在脑海裡,小子脸上蔓延着鲜红的血迹,就像开满彼岸花,眼球佈满血丝,没了一点生气。

  王天风最后的意识是他告诉自己不要后悔。

  也许是造化弄人,竟能够再次醒来,不过已然不在上海了,他撑着床缘把自己支起,喉咙难受得发不出一点声音,阳光透过窗櫺洒在他的床头,空气中飘渺着微凉的灰尘此刻就像星辰点点。

  王...

想不到效果還可以!

這兩天的摸魚,好喜歡劉老師啊_(´ཀ`」 ∠)_

滿足自己對圓框眼鏡跟小辮子的喜愛。

最近在看豪斯醫生,實在不太會臨摹

背單字去了,可能月底會畫副八(攤手)。

1 / 4

潁水之濱

© 潁水之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