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王相】如果王昏迷時夢見師相

取名無能,大概內容就是名字那樣吧,以下正文。
-------------------
潔白的一片。

這是...雪?

北冥封宇從來沒有看過雪,因為海境是不下雪的,他在與玄狐對戰前也從未出過海境,關於雪的印象,只多多少少有在書上見過,和聽過出外遊歷歸來的欲星移告訴他,他說,雪是白色的,讓人感覺寒冷、卻又有一絲柔軟。

不同於之前萬雪夜給他的寒冷感,他現在感受到的不是單純的冷,還有一種思緒游離的空虛感,他已經不記得是如何來到這裡了,腦中只依稀記得北冥觴喊的那聲父王。
北冥封宇尋著風吹來的方向前行,風很大,吹得北冥封宇的步伐搖搖晃晃,當然他並不瘦弱,但無力感卻一直從心底襲來。

之後他踩到了一顆十分小的球型物體,北冥封宇蹲了下去,將它拾起,是一顆珍珠,白色的,光照射在珍珠上反射出好看的光澤,這讓北冥封宇想起了欲星移的眼淚,欲星移絕不是個會輕易掉淚的人,他們認識了這幾十年來,北冥封宇只看過幾次欲星移掉淚,有一次還是因為小時候自己受了傷,欲星移看著他痛苦的表情突然嘩的就哭了,那是北冥封宇第一次見到鮫人的眼淚。
*

北冥封宇攥緊了那顆珍珠繼續在迷茫的雪地中前行,忽然他看見不遠處有一座橋,橋下本該流動的河水因天氣而結成了冰,冰河裡魚的動作也停在了游動的姿勢,北冥封宇愣了愣,他看見了橋的彼岸。

有一個藍衣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那個身影有些恍惚,周圍還彷彿有星星一般的東西閃耀、圍繞著他。模糊,這是北冥封宇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詞。

「師相!」
北冥封宇驚呼出,他邁開僵硬的步伐笨拙的跑向欲星移的影子,但是距離並沒有因為他的奔走而縮短。

「王,你沒有辦法過來。」
為什麼?
「因為你不屬於這個地方。」
這是哪裡?
沒有回答。
*

北冥封宇停止奔跑,他雙手無力的垂在身體兩側,然後那個身影又說話了。

「這是我最後的思能,王現在所看見的臣,只是一個幻影,所以臣是聽不見王所說的任何一句話的。」

欲星移的「幻影」轉過身,他臉色蒼白的一如周遭的白雪,雖然面色嚴肅嘴角卻還是帶著一絲笑意。「王還記得臣曾經說過的夢嗎,我在地門之戰中就看到了這樣的海境,雖然臣知道那只是幻像,但是臣卻是,動搖了。」

北冥封宇回想起了那個欲星移所說的夢,欲星移不知道北冥封宇有多少次夢見自己牽著他的手走向海境的榮景。

「臣說過,臣能夠認識王,是臣畢生的榮幸,現在,臣懇請王離開這裡,海境還需要王,在所有事情都結束之後,臣還是王的師相,而那個夢,臣相信王能達成。」

欲星移輕輕的笑了,然後他踏著白雪輕飄飄的渡過橋來,就像一個下凡的仙人,欲星移步至北冥封宇跟前,輕輕將手覆上北冥封宇的臉龐。毫無溫度的手,畢竟只是幻像,正當北冥封宇想用手輕觸欲星移的身影時,欲星移的虛像便幻化成一道光芒如灰塵般被風吹逝了。

本王好像忘記告訴你,能遇上你,也是本王畢生的榮幸呢。
師相,你總是教本王理性,但這次就讓本王任性一次吧,沒有你的生活,太累了,而那個夢,就交給夢虯孫和其他人吧。
*

「北冥封宇!」
然後他聽見ㄧ聲震耳的吶喊。
出現幻聽了?
他張開雙眼,眼前明晃晃的光線讓他一時不太習慣,不過他立刻就認出來了,這些熟悉的建築和裝飾。
這裡是海境?
這時候北冥封宇看見了自己榻旁坐著的一個人。
此時欲星移正緊緊握著他的手,他們眼神對到那一刻,欲星移身子顫了一下,連話都還未說,忽的就紅了眼眶,一顆顆的淚珠從他臉頰上滑落下來,墜至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臣叫王醒來很多次了...」「嗯,本王知道。」
北冥封宇抬手逝去欲星移面上的淚水,用細微至幾乎聽不見的氣音對欲星移道。


「師相,歡迎回來。」

评论
热度(18)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