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

就是樓主一個突來的腦洞,如果不坑應該會繼續寫吧,文筆不怎麼樣,請見諒,要噴請輕輕的,不然LZ受不住啊QAQ

最近根本沒什麼空寫文,還是無恥的開坑了啊。

這文主要CP:溫赤.杏默.千競,偶爾會有幾個打醬油的CP,LZ會標在文的開頭,怕雷的一定要注意啊。

本章有一點點的雁策雁?不知道算不算。

--------------------------------------------------------------------

『成功了。』一個冷血的聲音傳來,明明沒有任何抑揚頓挫的聲音竟然帶著點愉悅的氛圍。

*

我緩慢的張開眼,眼睛因為不習慣亮光而瞇了起來,亮晃晃的白色燈泡,懸在了天花板上,有幾個穿著白大掛的人圍繞著我竊竊私語,我聽不清楚他們在講什麼,對於他們的長相,也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那是充滿消毒水味道的一間房間,我躺在一張不怎麼舒服的床上,旁邊放置著大大小小我沒見過的器材,再之後那些人其中之一看了眼他手中的平板電腦,用著冷淡且帶著氣音的聲音對有著一頭白髮的人說話。

『可以了。』

,之後那白髮之人拿起針筒,裡面裝著透明的液體,隨著白髮男子手上的動作而微微晃動,液體從針筒的尖端流出了一小滴,很像是電影裡的情節,我想,然後有人固定住我的手腳,針筒鋒利的尖端沒入我的手臂,從頭到尾我都沒出聲,最後在失去意識前我看見的只有那隱隱約約的紫色眸子。

*

又是明晃晃的白色燈光,赤羽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說又,不過也罷,他打算翻個身繼續睡在這張躺起來並不是很舒服的床上,突然門外有人敲了敲門,赤羽不想回應,過了一會,門又再次被敲響。

『進來吧。』赤羽的聲音有些沙啞,而且整個身體使不上力,光講幾個字就有些吃力。

之後門被推開了,從門外走進來那人穿著白大掛,扣子沒有扣起來,裡面露出的襯衫十分乾淨與整齊,他雙手插著口袋,一頭藍黑色長髮俐落的紮了個小馬尾在後腦,藍色的眸子,微微瞇著,嘴角勾著輕佻的微笑。


『赤羽先生。』『你是?』『唉呀赤羽先生你連我都忘了,真讓我十分難過啊。』面前那人抬手逝去那根本不存在的淚,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嘖,怎麼會有那麼厚臉皮的人,

『我並不覺得你看起來有任何難過的感覺。』『哈,』在一聲輕笑之後,面前那人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

『赤羽先生,你還有什麼記得的嗎?』 赤羽愣了愣,然後皺起了眉,

『我記得我叫做赤羽信之介....』『再來呢?』再來?赤羽腦袋一片空白,嘴唇隨著苦惱抿了起來,

『不需要強迫自己,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名叫神蠱溫皇,你就叫我溫皇吧,我現在是你的主治醫師。』

然後那個說自己叫做溫皇的男子向前一步,拉進他們的距離,且再次勾起嘴角的微笑,赤羽恍惚間覺得這個笑容似曾相似,不過應該是他想太多了吧,是嗎?

*

『師尊,這樣做真的好嗎?』

『你忘了我教過你的,一視同仁。』

雁王心裡很清楚,其實默蒼離比任何人都不忍犧牲別人,他曾看過自己師尊不吃不喝一整天,就盯著一張白紙上的活體實驗名單發愣。

對,他的師尊有病,心病。

『是,師尊。』


然後那天公子開明給了雁王一張名片,然後說著:不用謝我了啦哈哈哈哈,然後一蹦一跳的走掉了,留下雁王頭上掛著三條黑線。

......整天跟這種人相處久了沒病也得變有病。

雁王看了看那張平凡無奇的名片,與其說是平凡無奇,不如說那是一張毫無美感的名片,白色的底,上面用黑色的細明字體寫著幾個字。

--冥醫杏花君

精神科權威。

這張名片連一點裝飾都沒有?

雖然有著怪異的違和感,雁王還是想試試,反正也失敗那麼多次了,頂多是再受一次默蒼離的言語虐待,再跳一次樓。


评论
热度(13)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