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2)

今天也是一個奇怪的走向啊。

今天是千競主場,沒有打醬油的CP!

----------------------------------------------------------------

我一定會救你。

*

今天是苗疆集團北疆分部的新產品發表會。

黑色豪華型加長禮車停靠在了發表會現場的門口,然後車門被打開了,先是一隻腳踏出了車門之外,上好的皮革皮鞋,加上昂貴的西裝褲,從車裡面走出的人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周圍記者的閃光燈不停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那人身穿著黑色的西裝,領子周圍還用黑色皮草稍微點綴著,大家都稱這個皮草叫做苗疆風格,畢竟所有苗疆集團的上層都有十分喜愛那毛毛的觸感。

那個人的膚色十分白皙,幾乎可以說是接近病態的白,他黃褐色的眼眸眨了眨後伸手擋住閃光燈的刺眼。

『競日先生,可否為我們透露一下苗疆集團內部是否有鬧不合的狀況。』『競日先生,你和苗疆集團董事長弟弟的關係到底是?』

競日孤鳴虛偽的笑了笑,『恕我無法回答你們的問題。』競日那微弱的聲音還是沒辦法阻止各方媒體此起彼落的聲音,也罷,反正他早就習慣這種狀況了。

競日在保鑣護送下進了展演大廳的會場,西裝口袋放著的手機一直震動著,競日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風雨將起了。』競日孤鳴喃喃道。

*

『我靠,他為甚麼不接我電話,你說啊,溫仔。』『你沒看到新聞上直播的畫面嗎?大批記者圍著他團團轉,你真的想要他公開你們倆的關係?』『我...』千雪頓了頓,扭頭看向將自己埋在沙發裡的溫皇,而溫皇只是對著電視機打了個呵欠,然後翻過了身。

*

發表會在大樓的三樓,如果透過窗戶,能明顯看見競日孤鳴在台上介紹著他身後的新產品,他稍稍用髮膠整頓過的頭髮,在燈光照射下反射出柔和的黑褐色。

對面大樓的五樓此時有個人站在陰影裡,臉上浮現出詭譎的笑容,他架好那把名喚Cheytac的狙擊步槍,據說它的射程可以到達將近兩公里,之後他將眼睛靠近槍的狙擊鏡,微調了一下準心,正好對在競日孤鳴的腦袋上,之後不急不徐的將子彈裝進彈匣,『喀』一聲,槍上了膛。

他悠閒的點了根菸,刁在了嘴上,火光只映照出他皤皤的髮色

*

『砰。』玻璃受不住強大的壓力,中間直接穿過了一個洞,透過玻璃進入的一顆子彈直接貫穿了競日孤鳴的頭部,在競日孤鳴倒下的那一刻,血也從地板蔓延開來,發表會現場瞬間亂成了一團,每個記者都想搶先報導這個槍擊案。

競日孤鳴身旁一個面上刺有龍黥的保鑣先探了探競日孤鳴的鼻息,之後才面無表情的將所有記者趕出了會場,不慌不忙的態度讓人有種都是事先排好演習似的感覺。

過了大約五分鐘才聽外面警笛大響,大批警察全副武裝的到來,在四周拉起了封鎖線。

這顆子彈是從對面大樓射出的,但待到警察到達現場時,兇手早已不見人影。

*

千雪孤鳴手上攥著的手機掉在了大理石做的地板上,發出『匡』一聲清脆的聲響。

新聞畫面重複播放著發表會現場的尖叫聲和一片混亂的場景,從競日孤鳴腦中蔓延開來的血色讓千雪突然愣住了,千雪瞪大了眼,而在沙發上又翻了個身的溫皇則是覺得有趣的挑起了眉。

『好友...』不等溫皇說完,千雪慌慌忙忙連鞋子都沒換上就奪門而出。

『唉呀呀,好歹聽我把話說完吧?』


*


走進了一家名叫『冥醫』的診所,雁王搖了搖頭然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家診所名字就跟醫師的名片一樣怪異。

坐在台前的是一個女子,黑色的頭髮在後腦勺豎起一個高馬尾,瀏海擋住了半邊的臉,看不出表情,她低頭滑著手機,螢幕發出的藍光照在她沒有血色的臉上。

公子開明你告訴我的這個到底是什麼奇怪的地方?

雁王有種想放棄的感覺。


评论(4)
热度(10)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