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3)

杏默主場!!! 

所以為甚麼我今天那麼高產呢,因為之後能不能周更都不一定了QAQ

-------------------------------------------------------------------

櫃檯的女子抬起了頭,雁王這才看見他真正的容貌,皮膚雖是蒼白,面容還是姣好的,不過為甚麼要刻意遮住半臉呢,反正雁王也沒什麼興趣知道。

『你有什麼事嗎?』那女子問他。

『我來找一個叫做杏花君的醫師,我...』

『哦,你跟我來吧。』女子打斷了他的話,不是很有禮貌的行為讓雁王皺了皺眉,也罷,反正雁王也懶得去管這許多,他隨著女子沿著走廊走了一小段路,到了一個小房間的門前,門旁邊牆壁上有一個透明的匣子,裡面放著的就是那張毫無美感的名片。

不過讓雁亡意外的是這間診所外表看起來不怎麼樣,裡面的空間卻是異常寬廣,而且整齊的一絲不苟,想必主人是個愛乾淨的人吧,這可能跟師尊合得來。

雁王突然想起每次下雨天默蒼離都要把掛在架上的雨傘的傘柄都排一致才肯離開。

『師兄,有人來找你。』雁王看見女子輕輕敲了敲門。

過了半晌,有個人打開了門,那人面上帶著一個誠懇的微笑,雁王所想的誠懇絕對不是那個叫做神蠱溫皇的誠懇。

所以我說為甚麼你的名片跟你本人差這麼多。

這個叫做杏花的醫師頭髮剪的短短的,乾淨清爽,倒是十分適合他,臉上溫柔的表情跟四周格格不入,『茹琳,這個人交給我吧。』聲音十分低沉,但並不讓雁王覺得沉重,而是有一種令人放心的感覺。

那個叫做茹琳的女子應了聲後就走了,之後杏花關上了門,指了指面前的沙發示意雁王坐下後自己也坐在了雁王前面的皮革旋轉椅上。

『告訴我吧,你有什麼疑難雜症,遇到我算是你幸運啊,你知道嗎,我的醫療費只要這~麼~多。』冥醫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個計算機,在上面按呀按的,按完之後轉過計算機,將上面的數字給雁王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竟然是九位數?雁王突然想走人了。

『不是我,是我的師尊。』雁王勉強壓下想出口吐槽的話,『恩?』杏花歪了歪頭,用藍色的視線掃過面前這個年輕人。

奇葩,這是雁王對冥醫的第一印象。

『那你那個師尊他生的什麼病啊?』『心病。』

*

『師尊我回來了。』雁王推開實驗室的沉重的鐵門,便看見默蒼離坐在辦公椅上滑著平板,絲毫沒注意到雁王後面還跟著一個人,

『哦。』默蒼離頭也不抬的繼續滑他的平板,雁王早就已經知道默蒼離這種壞習慣了,卻聽身旁的冥醫嘖了一聲。

『師尊,這是冥醫杏花君。』冥醫直接走到了默蒼離跟前,於是默蒼離從平板中抬起頭看向眼前的陌生人,

『我以為你已經放棄了。』默蒼離這句話是說給雁王聽的。

『你好,我是冥醫。』冥醫忽略掉剛才默蒼離的那句話,他誠懇的彎下腰,將手中的名片遞到默蒼離眼前。

然後默蒼離看了一眼冥醫,似是在打量他的長相,順勢伸手拿走了他的名片,又嫌棄的皺了皺眉,這什麼審美。

真的有這麼糟嗎?好像每個人看見他的名片都是這個眼神,冥醫想。

『你接受了,那麼以後,你就是我的病患了,我說什麼你都要照做,知道嗎?』冥醫用著有些雀躍又帶著引導似的聲調對默蒼離說道,

『哦。』正當默蒼離再次低下頭滑他的平板時,冥醫快速的抽走了默蒼離手中的平板,默蒼離的眼神隨著平板被抽走的動作對上了冥醫的眼,那藍色如水般令人覺得平靜的眼眸。

『首先,一天到晚滑平板對脊椎跟眼睛都不好,必須得戒了。』

*

把師尊的平板收走還沒被止戈流?雁王心裡突然燃起了一絲希望。


评论(2)
热度(19)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