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4)

哀呀呀,這下PO主真的要去看書了啊。

這章是千競跟一點點的溫赤?

--------------------------------------------------------------

『小千雪,你不是說了,禍害遺千年。』競日眉眼彎彎,難得真心的笑了。

*

千雪孤鳴開著他bugatti的跑車在馬路上奔馳著,超車,逆向行駛,他橫衝直撞的違反交通規則,使路上交通亂成了一團,反正千雪的理智早就已經喪失的差不多了。

他也不記得他是怎麼走進醫院的了,不過一定是渾渾噩噩的樣子吧,此時連天天來上班的醫院看起來都這麼陌生,千雪第一次覺得醫院白色的燈光亮的令他心理發寒,原來那些來醫院的病患都是這種感覺嗎。

千雪拖著腳步到了手術室的門口,正好看見競日被推進了手術室,還有血沿著蒼白的手一點一點的滴下來,手術台的輪子經過後在地上留下長長的血痕,千雪突然有些犯暈想吐,他當醫生這麼久也從來沒暈過血,如今卻有種要虛脫的感覺,連競日孤鳴的名字都喊不出來。

溫皇終於在千雪之後慢悠悠的從醫院大門晃進來,雖然說是慢悠悠,能只比千雪這橫衝直撞的開車方式慢個十分鐘大概也闖了很多路口了。

不過溫皇的表情看來倒是一派輕鬆,跟身旁的千雪形成強大的對比。

*

此時手術室有個護士有些慌忙的跑出來,撞見溫皇和千雪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然後才好像想起什麼似的道。

『溫皇醫師,現在手術室需要你。』

『恩~。』溫皇接過護士手上拿著的手術服,熟練的換上了那消毒過的隔離服,然後戴上了口罩,透過深藍色的眼睛看不出此時的心情。

『讓我進去,』千雪的聲音顫抖著,眼神都無法對焦卻還是拉住了溫皇的手。

競日這局可是真的忽略掉了千雪啊。溫皇心想。

『你想做什麼,看他在你面前死去?』溫皇直直的看向千雪發顫的身體,口氣冷血的讓千雪以為在跟自己講話的是個陌生人。

溫皇冷笑一聲,甩掉了千雪抓住他的手,徑直走進了手術室。千雪這才彷彿失去了力氣,攤坐在了手術室門口,連眼淚都哭不出來。

嘖嘖嘖,王爺啊,你這可是欠了溫皇一個大大的人情啊。

*

赤羽的病房裡。

赤羽靠在枕頭上,稍微撥了撥擋住視線的紅色頭髮,他看向窗外,明明半小時前還是萬里晴空的天氣,現在卻已是烏雲密布,伴隨著一陣一陣的雷聲,看來要下一場大雨啊。

關於他失憶的事,溫皇告訴自己是出了嚴重的車禍,腦部受損,才會導致現在什麼也不記得了,他雖然相信溫皇所言,但那個一直縈繞在他心頭的夢,一直使他覺得十分不安。

在他夢中的是一個實驗室,刺眼的燈光,還有精密的儀器,他躺在手術台上,有個白髮男子看著他,紫色的眼眸反射出赤羽的面容。

『成功了。』然後赤羽聽見他低沉的聲音。

*

手術中的燈號滅了,溫皇踏著如以往一般輕浮的腳步走了出來,他緩慢走到千雪面前,視線卻是看向遠方。

千雪依然癱坐在地上,他眼睛布滿血絲,勉強止住身體的顫抖,他的手攀上溫皇的衣角,抬頭望向溫皇的面無表情。

然後溫皇開口了。

『競日孤鳴,在苗疆集團新產品發表會上遭到有心人槍擊暗殺,經搶救後仍不治身亡。』

*

嘩啦嘩啦...,窗外的雨聲傳進了病房。

外面的天色很陰沉,灰濛濛的一片。

『下雨了。』

然後赤羽腦中閃過了一個畫面


评论(6)
热度(16)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