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5)

這章主要杏默.一點點的溫赤,和打醬油的史藏,避雷。

PO主考完段考了,\歡呼/

--------------------------------------------------------

一輛逆向行駛的車輛,一陣劇烈的撞擊。

天空很暗,下起了一點一點的小雪。

擋風玻璃裂了,零零小小的碎片散落在身上和皮革椅上,方向盤上凌亂的是血跡,腹部傳來強烈的痛楚,肋骨八成斷了,五臟六腑大概也出血了,這麼嚴重的傷勢,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活下來呢,血跡模糊著視線,視野慢慢染上了嬌豔的紅色。

『溫皇...。』我疲憊的閉上了眼,然後再也沒感受到疼痛。

*

『你的診所呢?』默蒼離對那個搶走自己心愛平板的人嫌棄的說道,『沒關係啦,反正也沒人會來。』杏花笑臉盈盈的回答了默蒼離的問題。

『...隨你吧。』默蒼離也是服了這個答案了,算了也懶的管他了,默蒼離坐在皮革的旋轉椅上,視線對著電腦的螢幕。

算了,看電腦總比滑IPAD好,至少是抬頭了,杏花想。

杏花抱著默蒼離的有著抹茶色皮套的平板電腦窩在了沙發上,看著默蒼離在不明亮的燈光下打著研究報告,他突然有些犯睏。

這時,默蒼離的平板電腦響了起來,『叮叮叮...』所有剛出廠的平板一樣的預設音效,把杏花震的精神突然都有了,杏花看了一下平板的螢幕,來電人的姓名出現在螢幕上。

『神蠱溫皇?』等等,難道就是那個跟自己借了血枯禪就人間蒸發的那個神蠱溫皇嗎?

『默仔蒼離,你的電話。』杏花勉強壓下對溫皇惱怒的心情,站了起來,腳有點發麻,他一顛一顛的走到默蒼離電腦桌前把平板電腦轉交給了他。

默蒼離忽略了冥醫對自己奇怪的稱呼接過了平板,杏花絕對不會說,其實默蒼離拿著巨大的平板靠在耳邊講電話時是有些可愛的。

『是競日孤鳴的事。』來自默蒼離的肯定句。

『唉呀,真不愧是我們默大教授...』默蒼離嘖了一聲,在那個煩人的聲音說完話之前掛了電話。

『我出去一趟。』默蒼離如氣音般的聲音說道,『我也去,我要時時刻刻顧著我的病人。』杏花再次奪走默蒼離的平板電腦,然後義正嚴詞的走在了默蒼離之前。

『而且我跟那個神蠱溫皇還有些帳要算。』杏花雖然還是笑著的,聲音卻有些咬牙切齒。

默蒼離此刻的心情是複雜的,不過如果是神蠱溫皇的話,結仇那麼多也不是很意外就是了。

(溫皇:Excuseme?)

*

藏鏡人一身黑色西裝,眼神不屑似的高傲,走起路來都有黑道的霸氣,手上昂貴的金錶更讓人感受到這人黑道的...不,是土豪的氣質,藏鏡人剛邁進醫院就看見了那個讓人不爽的笑容。

『好友啊,你來了。』『千雪呢?』『剛進來就千雪千雪,連我都不關心一下,實在是令我傷心啊好友。』藏鏡人臉上厭惡的表情又加深了,他皺著眉,『你什麼時候能改改你那個厚臉皮的個性。』『唉呀,我明明記得好友你的駕照被吊銷了,車子也被查扣了,在天氣這麼差的時候你是怎麼那麼快...』然後溫皇看見了後面穿著白色西裝小跑步過來的史艷文,『小弟啊,等等為兄啊。』史艷文好聽的聲音帶著一絲的無奈。

然後溫皇一臉我懂了的樣子看著藏鏡人,然後瞇著眼睛對藏鏡人使了個眼色,聽藏鏡人嘖了一聲,『千雪他在五樓的三號病房,他不吃也不喝,現在吊著葡萄糖液維持養分,你可要好好勸勸他啊。』然後溫皇轉向史艷文,『對了史君子,我這位脾氣暴躁的好友就交給你了啊,好好對他啊,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溫皇先生,多謝。』藏鏡人的青筋跳了跳,要是這不是在醫院,藏鏡人肯定會把溫皇打死,硬壓下惱火的藏鏡人攥緊拳頭,表情變化的十分精彩。

*

『轟隆。』窗外的雷聲作響,雨聲滴滴答答的打在窗外。

『我...怎麼會在這裡?』赤羽突然恍神了,白髮紫眸的人一直不斷出現在他的腦海裡,赤羽心一狠拔掉了手上的針筒,踉踉蹌蹌的下了床,腳碰到冰冷的地,打了個哆索,雙腳都有些使不上力,用手勉強扶著牆才能順利站起來,他搖搖晃晃走到門邊,吃力的拉開拉門,拖著腳步走在空虛的走廊上。

這是醫院?怎麼連一個人都沒有。

赤羽頭疼得很,沒辦法思考這個問題,他只是沿著走廊一直走一直走,卻一直走不到盡頭,走到整個人都已經虛脫了,才跪倒在扶手旁。

紅色與白色的記憶交織在一起,紅色的血,白色的髮,紅色的髮,白色的雪。

*

杏花看著身旁的默蒼離按下手中的遙控器,車庫門自動升起,一輛跑車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臥槽?這部抹茶色的法拉利跑車是怎麼回事?杏花一臉懵逼的看了眼默蒼離,默蒼離也面無表情的回看他一眼,然後默蒼離走近跑車,打開了駕駛座的車門,用一樣冷淡的聲音說,『你不去了?』杏花才從驚嚇回過神來,『去去去,當然去。』然後杏花小跑步進了車庫,坐上副駕駛座。

此時杏花正在思考著自己怎麼遇上了個土豪。

评论(2)
热度(19)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