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6)

這章竟然一點CP感都沒有? PO主對不起你們。

-------------------------------------------------------------

『終於解決掉那個人了。』一人熄去香菸的火光,坐在黑色的沙發上,背後牆上還怪異的放了張虎皮。

*

溫皇坐在辦公室中,白大掛被掛在衣架上,此時他只穿著薄薄的襯衫,溫皇的身材是好的,捲起的袖子恰好沒遮住手臂上好看的線條,沒有到壯的誇張也不瘦弱的身材正是恰到好處。

溫皇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眼睛直直的盯著螢幕上的文字。

『實驗成功了,但是他卻失去了記憶,不過沒關係,我會讓他重新認識溫皇,讓他重新...』一個一個字快速的打在了文字檔上,彷彿實驗記錄般的內容卻帶著些情感的敘述,有點像是日記。

門突然被打開了,溫皇聽到聲響卻沒有轉過頭去,而是緩緩的關掉電腦上的檔案,回到了桌面。

『教授啊,開門不敲的習慣該改啊。』『你叫誰教授啊?』

溫皇好像在哪聽過這個敦厚的聲音,卻想不太起來,於是他好奇的轉動旋轉椅,正好對上杏花惡狠狠瞪他的眼神。

溫皇略過杏花看他的眼神,歪頭看見站在他後面的默蒼離,於是溫皇露出一副唉呀我沒想到啊的表情,然後看見默蒼離翻了個白眼,『醫友,好久不見啊,你怎麼在這啊?默教授,你們一起來的啊?』

杏花向前走了一步,『先打住,我倒想問你,還記得我的血枯蟬嗎?』表情笑笑的,聲音卻讓人覺得有些發寒,『唉~當然記得啊,剛好我最近研發出一種叫替命蠱的蠱,與血枯蟬造血的功用相似,等我跟默教授處理完事就給你啊。』溫皇似在打發的語氣讓杏花有些無奈,溫皇笑笑的拍了拍杏花的肩,然後溫皇發現了默蒼離那個不屑的表情。

『既然如此,你為何要躲我躲那麼久?』杏花有些不放心,『大概是怕醫友你天天上門討債吧,這樣我哪有心情研發新蠱。』『你最好不要又騙我!』杏花的聲音稍稍溫和了些,語氣卻還是咄咄逼人,『哎~這什麼話,溫皇向來以誠待人啊,我的人格默教授可以擔保啊。』默蒼離快聽不下去了,難怪每個看見溫皇的人都想揍他,此時他也有些想止戈流了溫皇。

*

儘管杏花不停的念著為甚麼他不能去啊之類的詞,他還是被留在了溫皇的辦公室。

默蒼離跟著溫皇沿著走廊一直走,路上有許多護士對他點頭示意,大家都認識業界數一數二的科學家默蒼離。

直到到了杳無人煙的地方,一個連監視器都沒有的地方,溫皇才停下,用修長的手指在潔白的牆上的有節奏的按了幾下,突然牆發出機械般的聲音,自動分成了兩半打開了,然後一條長長的走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走道兩旁的燈也自動亮沿著順序亮了起來。

默蒼離跟溫皇沿著走道走了兩分鐘,來到一處不算小的空間,裝飾跟一般的醫院層樓無甚差異,有著幾間病房,冰冷的燈光,還有原本該有護士坐著的櫃台,只是這個空間裡一個人都沒有。

至於為什麼沒有人發現這個空間呢?大概是因為這間醫院的院長早就被默蒼離控制了吧。

這個空間跟一般的醫院一樣有著手術室,溫皇站在手術室門前,在密碼鎖上按上自己的指紋,『鏘—』門解鎖了,溫皇推開了鐵門。

溫皇打開手術室的燈光,強烈的白光照的默蒼離有些不適應,手術室中間有一張手術台,手術台上躺著一個人

—競日孤鳴。

默蒼離走到手術台旁,看了眼競日孤鳴的致命傷,一個貫穿頭部的子彈孔。

『由子彈彈路可知,子彈是從左側太陽穴進入,再穿透過了另一側。』溫皇難得收斂了笑容,眼神倒是有些玩味。

『槍法倒是很準,我想口徑大約10公釐左右,嗯~這樣嫌犯是誰就呼之欲出了,不過我想競日孤鳴已經知道是誰了。』

『現場呢?』默蒼離問道,『據可靠消息,嫌犯狙擊的地方是在展演場對面的大樓五樓,警察到達現場時只剩下煙硝味了。』溫皇答道。

『愚蠢的行為。』默蒼離已經很白的膚色在日光燈照射下顯得更病態了,『王爺這也是以身犯險啊。』說畢溫皇綁著的深藍色頭髮突然散了開,變成蒼蒼的白色長髮,瞳孔也瞬間變成了紫色,他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的銳氣。

現在就只剩下——

『任飄渺,開始吧。』

任飄渺把大大小小的管子插上競日孤鳴的身體之後啟動了一旁的機器,有幾個還亮起藍色的LED燈。

评论(1)
热度(16)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