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7)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QAQ 今天更了三章,沒意外的話明天應該懶得更了(喂)

溫赤。

---------------------------------------------------------------

『滴,滴』顯示生命跡象的儀器,螢幕上的線條規律的起伏著。

*

『修復腦組織,恢復心臟跳動。』任飄渺探了探競日孤鳴的脈搏,確認恢復跳動後閉上了眼在原地轉了個圈,頭髮隨著轉動在空中飄了起來,還漸進式的變回了原來的深藍色,而眼睛再張開時眸中的紫色也褪成了藍色。

默蒼離不忍直視溫皇裝逼似的轉圈,『競日孤鳴真的決定了?』默蒼離難得有些猶豫的說道,『你明知道他不會後悔。』溫皇看了眼手術台上的人,那人漸漸恢復血色的臉,明示了一條沒有回頭的路。

*

默蒼離脫下隔離衣,摘掉了口罩,緩緩走出手術室,溫皇推著躺著競日孤鳴的手術台也跟在了後面,他們兩個腳步都很沉重,場面安靜得只有輪子壓過地面的聲音。

他們步進緊臨手術室的一間病房,然後溫皇把競日孤鳴安置在了病床上,也給競日孤鳴吊上了點滴。

『赤羽人呢?』默蒼離恢復一樣冷硬的聲線,從聲音裡聽不出情緒起伏,『他在隔壁病房,去看看?』溫皇問道。

默蒼離跟著溫皇到了隔壁病房的門前,溫皇敲了敲房門,沒有回應,再敲了敲,依舊沒有任何聲音,嗯?是睡了嗎,溫皇這樣想著,然後悄悄的拉開門。

溫皇走進病房,在不算寬敞的空間裡尋找著紅色的身影,卻連一絲影子都沒看到,只看見點滴架倒在地上,房間裡一團亂。

『溫皇。』默蒼離看見溫皇愣在原地,大概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不好。』溫皇聽見默蒼離喚他,回過神來,猛然轉身跑出了病房。赤羽現在這個身子怎麼下的床,溫皇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自己果然不應該將他一個人丟在這裡。

默蒼離沒有跟出去,只是在病床旁的椅子坐了下來,並不是因為想給溫皇赤羽兩個人獨處的機會,而是他的運動神經特別差,對沒錯,特別特別差那種。

溫皇沿著走廊跑著,微微的喘著氣,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很快,分不清楚是因為緊張還是跑步的關係。

溫皇不記得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他最後在走廊的角落看見了靠著牆昏過去的赤羽,溫皇放慢了步伐,走到赤羽跟前蹲了下來,然後伸出雙手抱起了他的身子,赤羽的身子很輕,生硬的骨頭嗑的溫皇胸口直發疼。

『溫皇?』赤羽因為動靜醒了過來,他的聲音微微發顫,眼睛吃力的張開,亮紅色的眸直直盯著溫皇,『我在。』『嗯。』聽見溫皇的聲音後,赤羽又閉上了眼,似是放心的應了聲。溫皇又抱緊了懷中的人,往回去的方向走去。

*

默蒼離看著溫皇抱著赤羽走了進來,他溫柔的將赤羽放在了床上,幫他蓋上被子,再用手輕輕撫過赤羽艷紅的髮尾,跟對待競日孤鳴的態度差了不只一倍。

溫皇自己則扶著牆坐在了病房的角落,把身體靠在牆邊,牆壁冰冷的觸感迅速的傳了過來,浸透了溫皇全身,默蒼離看著他發白的臉色,微微蹙起眉,『你知道亡命水的副作用是什麼。』默蒼離將手往椅子旁探了探,發現沒有自己的平板電腦,心中又有些犯焦慮。

『哈,倒是值得。』溫皇發白的臉色還沒緩過來,聲音有氣無力的。

『你有病。』默蒼離眼神飄到了別處去,忽略掉縈繞在心底的疲憊。

『哈...』溫皇抬眼看著默蒼離,忽然笑了,笑的癲狂,『我們都有病啊。』溫皇看向默蒼離發著顫的雙手。

而且病入膏肓。

评论(2)
热度(12)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