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8)

溫赤.杏默。

一個星期又開始了,好想放假啊....。QAQ

---------------------------------------------------------

杏花在溫皇的辦公室裡踱步著,他在辦公室裡四處看了看,說實在,這間辦公室沒什麼特別的,應該說是所有的東西都上了密碼鎖,包括櫃子甚至是電腦的檔案,他就算好奇也無法得知溫皇藏著的秘密。

『怎麼那麼慢。』杏花有些不安的喃喃念著,他雙手插在胸前,正踱著的腳步有些急促,誰知道溫皇這那種人會對默蒼離做出什麼事。(溫皇:Excuseme?)

過沒一會,他就看見溫皇轉動把手推開了門,身後跟著臉色不是很好看的默蒼離,溫皇先一步走向冥醫,將手裡拿著的培養皿交到他手中,隨後瞇著眼睛笑了,好像沉浸在蠱蟲的有趣之中,『這就是替命蠱,你看可愛吧?』冥醫稍稍端詳了下溫皇手中的蠱,鮮紅色的蠱蟲,像外星人一般的外貌,身上的甲殼隨著蠱蟲的蠕動而伸縮著,培養皿上還有著不明的透明液體,杏花嫌棄的接過那個培養皿,當下突然有些反胃,你跟我講這個叫可愛?

杏花皺了皺眉,面上掛著三條線,明顯表示出我的血枯蟬可愛多了,不過也只能先拿著個當替代品了,有總比沒有好。

再之後默蒼離也緩緩步進了辦公室,腳步有些飄忽,冥醫看見他額頭上的虛汗,趕緊從溫皇桌上抽了幾張面紙給他,順便扶住他的身子,『溫皇,你做了什麼好事?』杏花理所當然的把懷疑丟到溫皇身上,『哎,我可什麼都沒做啊,我向來是以誠待人。』溫皇從飲水機倒了杯溫開水,再打開抽屜的鎖,從裡面拿出一罐藥物,旋開藥物的蓋子,倒了兩顆藥丸在手中,再把水跟藥丸一併交給了默蒼離,『不干溫皇的事。』默蒼離先把藥含進嘴裡,再配著水吞了下去,然後冥醫拿起了剛才那個藥罐在手中翻轉到了成分那面,xanax,抗焦慮且有安眠的作用,長期使用會產生依賴性,『醫友,你會開車吧。』溫皇對冥醫說,『?』冥醫發出詢問般的聲音,『你看他這樣能開車?』

然後冥醫看見默蒼離發顫的雙手,『我知道了。』默蒼離聽見冥醫答應,便從口袋裡掏出車子的鑰匙,上面除了一個大大的法拉利標誌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抹茶色的顏底。

杏花接過鑰匙,對默蒼離示意般的點了點頭。

*

回程中,默蒼離坐在車子後座,冥醫則小心翼翼的開著這部抹茶色跑車,不禁感嘆道這個質感跟他家的破轎車差了十萬八千里,『默仔蒼離啊,你們剛剛去做什麼了啊?』杏花向默蒼離詢問道,不過沒有回應,於是杏花看了眼後照鏡,後照鏡反射出後座的默蒼離早已倚著車門睡過去了,看來是藥物發揮作用了,默蒼離長的好看,但只要一近身就會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或許這就是為什麼雁王會找上冥醫。

見默蒼離睡著了,冥醫也不吵他,只是專心於眼前的路況。雨勢已經轉小,只剩下毛毛細雨,敲打窗戶的玻璃,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冥醫用大拇指和中指揉了揉太陽穴,『看來遇上了個麻煩的病人啊。』冥醫腹誹道。

*

溫皇再次走回那個特別的空間,他進了赤羽的病房,看了眼吊著的點滴,一滴一滴的輸送進赤羽的靜脈,之後回到心臟,再經心臟的收縮傳至全身,溫皇坐在了赤羽床的左邊,握住了赤羽發寒的手。

溫皇端詳著赤羽的身體,紅色的髮把肌膚襯的潔白,那場意外造成的傷痕大多已被溫皇處理的了無痕跡,只剩下幾個不明顯的疤痕,不過或許心裡的傷痕是無法除去的吧。溫皇拉起自己的袖子,露出左手的上臂,上面布滿著許多大大小小被針扎過而留下的痕跡。

*

把跑車停在全自動化的車庫後,杏花把默蒼離從後座抱了出來,動作很輕,並沒有吵醒默蒼離,杏花發現默蒼離身上有著一股香味,令人放鬆的那種香味,勉強用腳踢開實驗室的鐵門後,冥醫抱著默蒼離進了實驗室,然後冥醫看見雁王坐在他之前坐的位置上,戴著酒紅色的耳機,右腳有著規律的打著拍子。

雁王看見冥醫抱著默蒼離走進來,立即拔下了耳機,離開鬆鬆軟軟的沙發,把坐墊往邊邊挪了挪,給默蒼離騰出一個位置,然後示意冥醫把默蒼離放在沙發上。

冥醫把雁王拉到實驗室的角落,雁王也隨著他的意不作反抗,『默蒼離,他到底是什麼人?』杏花放低了聲音問道,『你不知道默蒼離是什麼人?也難怪你看到他的時候沒有太大的反應。』雁王嘴角勾起一個詭異的微笑,瞇著眼打量著杏花,『什麼?』杏花一臉懵逼的看著雁王,『我還以為每個人都認識研究院大名鼎鼎的默蒼離。』雁王聳了聳肩膀,露出一個鄙夷的笑容,弄的杏花有些不自在,『你是說那個默蒼離....啊!?』聽冥醫突然發出一陣恍然大悟的驚嘆,雁王一臉你終於知道了的表情看著他,冥醫差點有點想宰了面前這個人。

『你怎麼沒告訴我,那個默蒼離就是這個默蒼離?』每個看見他都要畏懼三分的默蒼離,外面有著各式各樣的傳言,有些說默蒼離是外星人,腦袋跟一般人不一樣等等的,而我竟然大膽到搶走他的平板電腦?

『你可沒問我。』雁王告訴冥醫,默蒼離沒有房子,一直住在這個實驗室裡。冥醫是不敢相信的,這個充滿消毒水味而且連張床都沒有的地方,能住嗎?

评论
热度(14)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