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9)

差點忘了更文....啊啊啊,不要打我啊

--------------------------------------------------------------------

智者入局,其九死未悔。

*

溫皇最近是挺忙的,之於他這麼懶惰的個性,要幫競日孤鳴處理屍體的問題實在是強人所難,溫皇想起那個躺在床上吊著點滴,看起來安祥的像屍體般的競日孤鳴,說道,『果然三千萬還是太少了啊。』

溫皇低頭看了眼手上的智慧型手錶,因為赤羽說挺適合他的,他就毫不手軟的買了,那手錶有著深藍色的外表,螢幕發出淡淡的藍光,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把溫皇臉的輪廓照的清晰,手錶上的時間閃爍著,正是凌晨三點。

溫皇看見電梯上的數字緩緩從1變到了B2,叮的一聲電梯門在他的面前打開了,默蒼離從電梯裡面走了出來,後面還跟了個髮色淡藍,穿著白色T-shirt的男子,看起來比默蒼離年輕,卻也是十分穩重,『看來閣下就是欲星移。』『溫皇先生客氣了。』欲星移是默蒼離的一個師弟,曾向他表示過不喜歡實驗室的氛圍,所以被默蒼離趕去了大體修復部門,沒想到做了個幾年也是小有成就,至少是業界最好的了,『走吧。』溫皇拿出手機,而默蒼離打開了平板電腦,他們同時打開手電筒的照明,向一條深邃的走道走去。

這條走道底部有一間房間,鐵門比一般的手術室還厚重了幾倍,溫皇熟練的在密碼鎖上按上了六個數字,然後拉下有些生鏽的把手。

一陣寒氣撲面耳來,溫皇打開了燈,便見空中凝結了許多白霧,欲星移稍稍打了個顫,不該穿短袖來的。

這個房間兩旁是許多的櫃子,每個櫃子都標著十二位數的編碼,溫皇打開從門左邊數來第三個的櫃子,滾輪發出不是很悅耳的聲音,從裡面拉出一個大體,默蒼離掀開了蓋著頭部的白布,欲星移便順著默蒼離的意稍微打量了一下這個屍體,『那麼這個就交給我吧。』於是把手上提著的公事包打開,裡面放著手術刀,矽膠,皮膚蠟等等修復大體的工具,然後欲星移的眼神掃過那副大體——

*

『鈴鈴鈴...』冥醫在床上翻了個身,閉著眼睛伸手在床頭櫃上摸索著鬧鐘,迷迷糊糊的按掉鬧鐘之後才張開了眼,冥醫看了眼電子鬧鐘上的時間,黑色的數字閃著早上五點。

冥醫踢開棉被,迅速的坐起身,打了打臉彷彿在振奮自己——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現在冥醫每天都是一大早就爬起來梳洗,匆匆忙忙連髮型都顧不上的趕到默蒼離的實驗室,路上還要順便買些燒餅油條之類的當作早餐。

對了冥醫的診所關門了,反正也沒人會來,雖然一開始茹林對此表達了不滿,但在冥醫妥協了薪水的問題之後,也就沒什麼意見了。

『那麼我就去跟濤君約會囉,師兄再見囉~』茹林發出異常高亢的聲音說道。

*

冥醫跟平常一樣走進默蒼離的實驗機構,在路上照常的遇到了默蒼離幾個逗比的同事,例如講話特別快的公子開明,穿著二十公分高的高跟鞋還能走路走得婀娜多姿的凰后,小學生般身高而且常常被默蒼離罵的玄之玄等等。

其實這研究院的人都是奇葩對吧?這樣就能解釋默蒼離的個性了。(默蒼離:止戈流——)

冥醫走進默蒼離的專屬實驗室才發現今天默蒼離不在實驗室,四處翻了翻也沒看到默蒼離隨身攜帶的Ipad,冥醫雖然覺得怪異,還是決定先吃了早餐再來行動。

冥醫坐在沙發上,那個位置幾乎已經成了他的專用位置了,除了冥醫以外的人坐上,都會引來默蒼離鄙夷的目光,冥醫把豆漿放在旁邊的木頭桌子上,就開始啃起了油條,雖然油滋滋的,冥醫卻特別喜愛這個味道。

*

一個躺在病床上的人,臉色十分蒼白,他的頭用紗布包紮過,隱隱約約可在太陽穴附近看見處理過的傷口。

那個人睫毛顫了顫,才緩緩的張開雙眼,深褐色的眸子平靜也無波瀾,他伸手拿開罩在臉上的呼吸器,用發疼的肺吸了幾口空氣後,覺得頭一陣一陣的發暈。

『小千雪...』那個病床上的人吃力的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卻連自己也嚇了一跳。

就算為了這一天已籌備了多年,終究還是放不下啊。

『唉呀,王爺你醒了啊。』溫皇推開門時正好聽見競日孤鳴的聲音,他慢悠悠的走到床旁,低下了頭,然後看見競日孤鳴再次張開了嘴,『競日孤鳴,已經死了。』

----------------------------------------------------------------

這章莫名奇妙的掉落了一個師相,不知道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出場,反正就順便高興一下他這禮拜出現了三十秒吧。

评论
热度(14)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