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1)

突然發現杏默的段落都是糖啊,滿滿的甜膩感都要溢出來了,不過前面有多甜,後面就有...恩。

--------------------------------------------------------------------

默蒼離的抹茶色跑車發出上鎖的聲音,默蒼離離開車庫後把車鑰匙攥進了口袋裡,然後拉了拉已經很整齊的領子,在確認了一次身上深綠色的西裝背心是否平整的跟剛燙過一樣。

默蒼離看了看手腕上精緻的機械錶,錶上的齒輪一個扣著一個連帶著的旋轉,在默蒼離看錶時分針正好走到了下一格,九點,時間倒是剛剛好。

默蒼離進研究院的時候在走廊上沒碰見任何人,他在墨家研究院那麼久了,也沒有跟誰特別熟,或許有一部分的原因是默蒼離幾乎不離開他的實驗室,但大部分的原因是他這個人是出了名的難相處,有些根本沒見識過的人也因為流言而卻步三分。

好不容易處理完幾件愚蠢的事,默蒼離覺得心情輕鬆了許多,不過當他進到了他的實驗室時,他難得舒展開的眉又皺了起來。

*

確定不是自己打開的方式不對後,默蒼離走進了實驗室。

儘管已經放輕了腳步,皮鞋還是不免在地上發出喀喀的聲響,看到眼前狀況的默蒼離拿著平板電腦的手不禁加了點力道。

此時冥醫整個人窩在沙發上,看起來睡的非常舒適,一個粉色的塑膠袋倒在了地上,還有豆漿從裡面不斷的流出來,蔓延了一地,看冥醫半握著的手,大概原本是提著塑膠袋的吧,令人慶幸的是沙發並沒有被豆漿給沾染到。

默蒼離避開了豆漿的水痕,走到了冥醫旁邊,然後低頭看了眼,冥醫嘴旁還油膩膩的,淺藍色的頭髮亂作一團,鬍子也沒刮,看起來簡直邋遢到不行。

冥醫似是感受到默蒼離的壓力似的緩緩張開了眼,他看見默蒼離如炬的目光,『嗯?啊!默仔蒼離啊。』冥醫現在都這樣叫默蒼離,反正默蒼離也沒什麼反對的意思,冥醫就很自然的把這個當作了對默蒼離的稱謂,『杏花。』默蒼離的聲音倒是不慍,出口的是十分親暱的稱呼,突然冥醫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正好踩上了地上那灘豆漿,使得有些濺起來,噴在了默蒼離的皮鞋上。

『啊...』冥醫看了眼默蒼離的皮鞋,然後再看了眼默蒼離,然後看了眼默蒼離的皮鞋,然後看了眼默蒼離。

正當默蒼離想大喊止戈流的時候冥醫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把頭往沙發後面探了過去,然後默蒼離看見冥醫吃力般的用手在沙發後面撈了撈,當冥醫再次起身時手上已經多了一個袋子,上面寫著星移克,然後印了個藍色美人魚的標誌,默蒼離並沒有多去在意那個詭異的名字和標誌,便見冥醫從裡面拿出一杯飲料,透明的塑膠杯,裡面裝著抹茶色的飲料,飲料頂部還擠了些奶油。

『我想你可能會喜歡,所以剛才去隔壁的咖啡廳買的...』冥醫尷尬的笑了笑,把那杯抹茶咖啡遞到了默蒼離眼前,『嗯。』然後默蒼離快速的搶走冥醫手中的抹茶咖啡,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根吸管,就喝了起來,嘴角竟然微微的彎了起來。

看起來是喜歡的吧?

冥醫的心情是高興的,因為默蒼離忘記了他的皮鞋,真是逃過一劫啊。

*

單夸穿著鄉村風格的衣服,米黃色格子的襯衫把他的神情襯的更蒼老些,淡藍色的牛仔褲上面還破了幾個洞,當他剛走出醫院時天便開始轉陰了,烏雲遮住了原本的旭日,天空還不時響起幾聲轟隆隆的聲音。

單夸把鴨舌帽更壓低了些,蓋住了有些猶豫的眼神,『今天好像是競日孤鳴的喪禮啊。』聲音雖然經過變聲器處理了卻還是有著競日孤鳴專屬的溫柔。

天空果然開始下起了小雨。

*

咖啡廳裡的燈光有些黯淡,服務生端著盤子穿梭在顧客之中,每個客人也都在自顧自的交談著。

有著灰白色髮色的男子看了看咖啡廳的落地窗,外面有著一絲絲的雨落在草地上,雨雖然不算大,卻也足夠使路上的行人紛紛到遮雨棚下躲避。

『喂?夙,是我。』面上有龍黥的男子接起了手機,聽見對方的聲音之後便站起了身,腳步穩重的往咖啡廳外走去。

夙走出咖啡廳,把手上原先拿著的黑色西裝外套穿在了身上,再一言不發的拿起傘桶中的一把黑色雨傘。



评论(1)
热度(10)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