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3)

這星期大概沒更了(喂)其實只是想寫寫教授有多美(喂)

-----------------------------------------------------------------------

春天快要結束了。

雖已經不再下雨,天空依舊是陰陰暗暗的,已經看不見太陽的蹤跡了,唯一能證明他還在的只有穿過雲層灑在地上的一點點陽光,杏花那清淡的香又飄了過來,雖然帶著點苦味。

冥醫伸手摘下那在他面前的桃紅色杏花,捧在手裡綻放一個陽光般的微笑。

*

冥醫提議要出門走走,默蒼離一開始當然是拒絕的,更何況外面的雨才剛停,不過看見冥醫有些失望的眼神,默蒼離突然有些動搖了,自己果然很不擅長應付冥醫。於是默蒼離妥協了,他看見冥醫的眼裡閃過一絲溫暖。

冥醫伸手蓋住默蒼離的雙眼,告訴他讓他帶者走,默蒼離問冥醫他們要去到哪裡,冥醫沒有回答他,只是繼續拉著他往前走。

『到啦。』冥醫放下摀著默蒼離雙眼的手,默蒼離抬眼看見了一大片的杏樹,因為春天將過,準備凋零的杏花大多也已轉白,只餘幾朵還存紅艷,淡淡的香味瀰漫著四周,忽然一陣東風吹過,落英繽紛,默蒼離的眼神突然閃爍了一下,難得的有了點精神。

默蒼離淡綠色的髮被風吹起,外頭天氣還是有點涼,他的雙頰微紅,襯著單薄的身子,當杏花在他的身旁落下時,彷彿一幅值得萬千收藏家去爭奪的山水畫。

『最近我在附近晃了晃,發現這邊有一片杏樹園。』冥醫搔了搔頭,露出憨厚的笑容,也是,默蒼離幾乎足不出戶,即使在離實驗室不出一公里的地方有此之人間仙境,默蒼離不知道也不出冥醫之所料。

冥醫看見默蒼離呆在原地,突然覺得有些好笑,正要伸手去拉默蒼離,默蒼離卻開口了,『杏花。』這下換冥醫呆住了,不知道默蒼離是在讚嘆這良辰美景,還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

單夸仔細審視著夙拿出來的那份資料,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比較駭人聽聞的也就是那幾張照片,其中一張是競日孤鳴倒在血泊裡,雙目瞪大,嘴微微張開彷彿想說些什麼。

然後單夸把那張照片蓋在了桌上,再看向另一張照片,照片之中顥穹孤鳴,競日孤鳴的姪子,千雪孤鳴的哥哥,正叼著一根菸,眼睛對著一把槍的瞄準鏡,雖然照片有些晃到,不是很清楚,不過眼尖的單夸一下就看出那把槍,Cheytac狙擊步槍,口徑9.53公釐,跟射中他的那枚子彈相互吻合,其實競日孤鳴在發表會當日便在鄰近的大樓都設下了眼線,包括針孔攝影機和一些專業的偷拍團隊,『他還不知道吧?』單夸的聲音十分陰沉,卻有些詭譎的笑意,夙點了點頭,答案在單夸的預料之中,顥穹孤鳴雖多疑,卻還是不夠多疑,看不透競日孤鳴臉上戴著的,仇恨的面具,『其實我原本不想這麼狠,但是既然你出手了,我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啊,我的好姪子。』單夸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窗邊,往下面的馬路一看,車子一輛一輛的駛過他所在的旅館,充斥著喧囂般的輪胎聲和喇叭聲。

*

溫皇已經準備要讓赤羽出院了,出院之後要住在哪呢,當然是溫皇的家裡。

就在醫院裡的秘密空間之中,彷彿理所當然的也有一層地下停車場。

赤羽的腳步不是很穩定,於是溫皇攙扶著他,讓他把重量靠在溫皇身上,使赤羽能走得輕鬆點,他們乘上電梯,赤羽看見溫皇按下B1的按鈕,然後電梯門關了起來,開始緩緩下降。

赤羽在途中都在觀察,溫皇的態度,表情,或者是這間醫院的四周,雖然並沒有什麼不太正常的地方,不過實在是太安靜了,安靜的詭異,不只是赤羽所在的那層樓一個人都沒有,連停車場也只有溫皇那輛寶藍色的藍寶堅尼,除此之外杳無人煙。

溫皇把赤羽放上敞篷車的後座,再幫他扣上了安全帶,動作十分輕柔,他離赤羽的距離很近,近到赤羽能聞到他身上飄來淡淡的清香,溫皇有趣般的瞇起眼,彷彿能讀到赤羽的想法。

溫皇坐上駕駛座,發動了車子,把車開出地下停車場之後刻意放慢了車速,目的是為了讓赤羽看看這座都市的樣貌,於是赤羽便聽著溫皇車上放著的音樂,看著眼前不斷變化的景物,一切都那麼熟悉,卻全無印象。

『來啊,互相傷害啊,反正有大把時光。』不過溫皇對於音樂的品味似乎異於常人。赤羽想。

评论(3)
热度(12)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