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4)

發現上星期忘記更文了(土下座)

-----------------------------------------------------------------------

外頭刮著風,咻咻作響,窗戶也被風吹得一震一震,不過外頭漆黑一片,千雪也看不見行道樹如何的在風中掙扎生存,只是想著不如忘掉,客廳裡也是黑暗的,千雪躺在沙發上,把快掉下去的棉被再往上扯了扯,他煩躁的把枕頭拍了拍,再用手隨意撥了撥凌亂的紅髮,打了個呵欠,千雪原本以為喝了酒會更好睡些,沒想到此時的他卻是清醒得很了,再次翻個身把頭埋進枕頭裡,無奈全都是徒勞,只感受到酒精帶來的暈眩。
明明放不下,卻又在強迫自己忘掉。
然後千雪聽見手機發出叮鈴的提示音,看著自動亮起的手機螢幕,千雪拿起它,用指紋解鎖了桌面,看見上面彈出的一通短訊,是藏鏡人發來的——競日孤鳴的事有消息了。

千雪一看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凌晨兩點。
千雪放下手機後再次試著閉上眼,不過腦中思緒彷彿絲線糾纏在一起,剪不斷,理還亂,於是千雪乾脆就不睡了,有些不堪疲憊的從沙發上爬起來,稍微穩定了心情之後便抓起一旁的薄外套,出了大門。

外面還刮著風。
*
警察總部的會客室內,藏鏡人翹著二郎腿,他隨性的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在黑色的辦公椅上,坐在他面前的是史艷文,他依舊是笑笑的,一身白色西裝,襯衫的第一個扣子並沒有扣上,露出頸下一點點白皙的皮膚,人們都說史君子長的好看、風度翩翩,藏鏡人也從來沒反駁過,這句話是對的,前提是史艷文沒有炸毛的話。
然後千雪孤鳴一身凌亂的走進了會客室裡,藏鏡人看他的眼睛裡佈滿血絲,走路還一晃一晃的。

「你咋啦,沒睡好啊?」藏鏡人給了他一杯水,千雪孤鳴接過了水後指了指外面說你沒看見外頭風多大啊,我可是差點連人帶車被吹走。
然後千雪孤鳴就靠在了會客室的牆邊,摀著發熱的馬克杯,他有些精神不濟,之後史艷文從一個牛皮紙袋裡拿出了什麼,好像是幾張照片。

史艷文並沒有去看那些照片而是很自然的把他們放在玻璃桌上,玻璃桌上有個花瓶,裡面只有一根綠色的莖,千雪也不想問那些花去哪了,倒是水面將照片模糊的部分放大了些。
藏鏡人也不說話,他拿過了那些照片,才看第一張臉色就突然煞白,千雪孤鳴方覺得奇怪便從藏鏡人手上拿過了相片。
幾張照片上全都是同個人,臉因為晃動看不清楚,只看得見黑色西裝、手上的皮箱和皤皤的白髮,千雪孤鳴覺得這個人有些面熟,然後史艷文那溫文儒雅的聲音慢悠悠的在千雪的耳邊響起,敲在他的內心深處。
「一個情報人提供的資料,這是殺害競日孤鳴的兇手,不過照片模糊的無法辨識,找你來是為了確認你是否有想法。」

ARMANI的黑色西裝,一套倒是挺貴的,明顯不是每個人都能買得起,很久以前他也有一套,後來搬去競日孤鳴家之後就再也找不到了。
千雪孤鳴頭有些發脹,這種強烈的刺激感把他從宿醉中喚醒,抬眼後發現史艷文和藏鏡人都看著自己,他們倆有著同樣的藍色眼眸,呈現的卻是不同的氣質,不過都是挺好看的,比大海還要亮也更深不見底。

整個世界都隨著思緒旋轉著,千雪看向窗外,一棵行道樹正好斷了,砰的一聲倒在馬路中央,而風還在持續刮著,千雪孤鳴突然覺得有點冷,徹骨的冷,即使是多年前在雪地考察時他都沒覺得這麼冷,他認出了那張照片上的人。

「我不認識。」

*

競日孤鳴關掉了手機的螢幕,覺得頭又有些在發疼,「小千雪,對不住。」競日孤鳴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道歉,只是又笑了。競日孤鳴早就知道千雪不會輕易拱出犯人,不過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千雪的抉擇也不是那麼重要了,現在就剩下最後一步

——下個月在孤鳴企業舉辦的企業聯誼。

*

赤羽看見溫皇半臥在沙發上,溫皇對赤羽講完屋子的格局之後就躺在了沙發上,維持這個姿勢已經幾乎一整天了,如果不是溫皇還睜著眼看著新聞,還有那個不斷起伏的胸膛,赤羽真的會以為那是一個死人。

赤羽也無聊得發慌,便在屋子裡四處的晃了晃,溫皇的房子很大,光庭院也夠他晃上半小時了,雖然溫皇不像是會去整理的人,不過四處都挺乾淨的,好像每天都有人在打掃一樣。

赤羽剛晃到門口,就發現門的手把被轉動了,然後門被慢慢的推開,從門後走進來的是一個紫色頭髮,看起來不出二十歲的女子,瀏海用蝴蝶造型的夾子固定著,女子有著一副好看的面容。

而當女子發現赤羽時突然愣了會,赤羽皺了皺眉,正準備開口,女子卻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略過了他,徑直走進了客廳,然後把門反鎖了起來,赤羽就這樣被鎖在了玄關。


赤羽顯然是有些茫然的,不過現下也只能將耳朵貼近門邊,赤羽聽見女子喚了聲主人,而不聞溫皇反應,於是女子把聲調提高,更帶著點憤怒的顫慄,「主人!那個計畫,你真的...。」女子還沒說完溫皇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就響起打斷了她,「只是個遊戲。」赤羽彷彿能看見溫皇講出這句話時的表情,是面不改色或者帶著笑意的。

「那你這次的對手是誰?默蒼離、競日孤鳴還是赤羽信之介?」赤羽聽見自己的名字時忽然打了個顫,太過不合理,溫皇之前就認識自己了,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無奈於失憶的關係,赤羽現在豪無頭緒,只好暗自先把聽到的名字都先記下,日後再繼續找尋線索。

「鳳蝶啊,這個真的重要嗎?」因為有腳步聲逐漸接近,於是赤羽便遠離了門邊,後來是溫皇打開了玄關的門,彷彿預料到什麼似的衝赤羽一笑。


评论
热度(10)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