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5)

打完遊戲趕快來更一下。今天溫赤還滿甜的,雖然只有一小段。

-------------------------------------------------------------------

「藏仔,多謝。」千雪看出藏鏡人也認出照片上的身影,只是沒有說出來,「我不想插手你們的家務事。」藏鏡人走在千雪的身邊,有些不耐得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然後點了根菸叼在嘴上,「你打算怎麼做?」藏鏡人問道,「大概是,去了解真相吧。」千雪的心情很沈重,藏鏡人光站在他身邊就能感受到以千雪為中心的低氣壓,藏鏡人對這個結果並不太過意外,他一直都知道顥穹孤鳴是什麼樣的人,只是千雪一直不在意,他也就沒多去提醒。

這天晚上赤羽是睡在客房的,即使溫皇再怎樣懇求赤羽跟他同房,還是理所當然般的被果斷拒絕了,那時赤羽表情冷淡的把房門關上,還順帶上了鎖。
於是無奈的溫皇只好反常的在隔天早起,偷偷摸摸的跑到赤羽睡覺的房間門前,然後「喀」一聲,溫皇拿鳳蝶的髮夾撬開了房門,陽光透過窗戶灑了進來,整個房間都閃著金黃色的光芒,似乎連時間都停留在了這個初朝,溫皇向前走,看向床上,赤羽的紅髮散亂在潔白的枕頭上,他睡得很熟,胸膛隨著呼吸起伏著,溫皇放輕了動作,在赤羽不察覺的狀況下鑽進被窩裡,此時溫皇跟赤羽的臉,大約只相隔不到十厘米,溫皇看著赤羽一顫一顫的眼睫毛,覺得可愛便伸手去摸赤羽的鼻尖,還未碰觸到時赤羽就醒了,然後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之後就是一聲怒吼,「神蠱溫皇——!」
當鳳蝶叫他們吃早餐時,從房間裡走出來的是臉上多了個巴掌印的溫皇,和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的赤羽。
*
史艷文捲起袖子,從椅子上拿起白色的圍裙,把兩條帶子繞過身後,在腰間的位置打了個蝴蝶結,他從冰箱裡拿了一把蔥,先是切掉白色的部分,再把綠色的部分剁成了同樣大小的蔥花,史艷文心情看來是不錯的,嘴上還哼著愉快的調調,「爹親,」史艷文聽見了俏如來那柔和溫暖的聲音,「怎麼了?」史艷文停下手邊的動作,轉向俏如來的方向,「爹親不是已經看出那照片上的人了,那...為何?」俏如來向前走了一步,白色的髮襯出好看的臉龐,十分俊俏,眉宇間還有史艷文的氣宇軒昂,俏如來才方及弱冠,便已接手史艷文在警政廳大多的工作,年輕且又有為,在哪裡都很受歡迎,「精忠,別忘了,史家人不只是警政的處理者,也是中原一大地下勢力,這次,為父只是認為,競日孤鳴並沒有死。」史艷文再次開始了準備早飯的動作,把砧板上的蔥花放進了滾燙的熱水中,「父親是想說,多年前政府資助研究院的那個計畫。」俏如來打開冰箱,從裡面拿出一罐冰牛奶,再將它們倒進玻璃杯中,小小啜了一口,「然也,即使那個計畫因為被輿論抨擊而取消了,但五年前就已經接近完成階段,現在沒有人知道亡命水是否已經用於人體之上。」史艷文井然有序的陳述著,「還有,在計畫取消時就離開研究院,直到現在毫無任何消息,彷彿人間蒸發的一個人——任飄渺。

*

冥醫今天一樣給默蒼離帶了早餐,然後就蹦蹦跳跳的進了實驗室,但是他發現今天默蒼離似乎有客人,是一個白色頭髮的年輕男子,看著這個背影,冥醫覺得有點熟悉,但是不太確定是在哪裡看過的。

直到那個男子轉過身來,有些驚訝的道,「冥醫前輩,你怎麼會在這裡?」冥醫似乎想起來是在哪裡看過這個人了,他沒記錯的話,「啊?俏如來你...」上次冥醫見到俏如來是在警政署史艷文託冥醫幫助查看死者的死因時,記得那時候俏如來才不到十五歲,個性有些害羞,總是躲在史艷文身後,沒想到那個少年現今稚氣全無,取而代之的是同他父親一般的成熟穩重,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嘛,女大十八......,啊呸呸呸,是要歸功於史家良好的基因才對。

冥醫腦裡閃過無數的句子和形容詞,導致他看起來有點恍神,而默蒼離就在此時走進了實驗室,也沒有說話,「晚輩是找默先生有些事情要說。」俏如來對默蒼離點了點頭,意下大概是請冥醫迴避吧,「他現在是我的病人,你找他談話我也得聽。」冥醫用眼神直接否決了俏如來的想法,正當俏如來有些無措時,默蒼離說話了,「他想聽就讓他聽吧。」這個答案倒是有些讓冥醫意外了,同樣的也震驚了俏如來,「默先生...,這...好吧。」看得出來俏如來是在心中猶豫了不下千百次才勉強同意的。

三人都坐下後,俏如來突然深吸了一口氣,場面頓時安靜下來,冥醫差點被這股低氣壓壓得無法喘氣,於是他看了眼默蒼離,發現對方也正看著自己,「此次來找默先生,是來講關於亡命水的事。」默蒼離拿起了身旁的平板電腦,用手指在上面點了點,不是很意外的樣子,而冥醫卻猛的倒抽一口氣,縮小的瞳孔直瞪著默蒼離的臉龐上看,「亡命水?」冥醫拔高了語調,聲音帶著顫抖和很深的恐懼,他站起身,看著此時的默蒼離反應淡然,他於是把視線停留在默蒼離的唇上,然後看見後者慢慢的啟齒,「對,六年前,那是我負責的項目。」默蒼離的視線依舊停留在平板電腦上,卻難以忽略掉又開始抽抖的手指和紊亂的呼吸。


评论(3)
热度(13)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