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6)

開始後悔在課業最忙的時候開了長篇QAQ

---------------------------------------

苗疆企業會客室內,千雪一個人坐在黑色的皮革椅上,他把雙手交疊在一起,努力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些,這陣子發生太多事了,競日孤鳴死亡,直到他知道兇手的身分。這一切都壓得千雪無法喘息,他開始懷疑是他太過重情,還是別人都太冷血。

接著門被推開了,帶著吱呀的喘息聲,頭髮灰白的人走了進來,西裝筆挺,五官看起來有種讓人不敢侵犯的肅殺氣氛,他坐在了千雪的面前,等待著千雪開口,目光炯炯。

「競日孤鳴是你動的手嗎?」千雪的眼睛裡充滿血絲,隨著咬牙的話說出口,表情也是不再冷靜,他瞪大雙眼,看向他突然覺得很陌生的兄長,「是又如何,你打算為他復仇嗎?」千雪的哥哥——顥穹孤鳴,是個心狠手辣且極愛猜忌的一個人,即使他在公司並不受到屬下的歡迎,千雪也是把他當作最親的人來看待,千雪從來沒想過,這個人為了自己的地位,能夠狠心算計自己的叔叔,「然後讓我再失去一個親人嗎?」千雪的聲音帶著憤怒的顫抖,隨著言語的出口大力拍了下桌子,桌子上的水瓶隨著震度搖動。

顥穹孤鳴沒有回話,只是默默看著千雪搖了搖頭,然後冷笑了聲。「我走了。」千雪出了會客室,把門帶上時還加重了些力道。顥穹孤鳴不知道千雪接下來會做什麼,不過他敢打賭,他不會把自己供出來。

「千雪,你還是太過重情。」然後顥穹孤鳴把整個身子向後躺壓在椅子上,他閉上眼,再揉了揉兩邊的太陽穴。

*

溫皇去上班了,他的養女鳳蝶也出門上課了,據說那個養女本來應該是溫皇一個兄弟的養女,不過都是他在帶,鳳蝶看起來也是個好姑娘,雖然態度差了些,總比溫皇要人畜無害。

赤羽在溫皇房子裡晃悠著,好奇為什麼溫皇能夠放心他一個人在他家,於是他回想溫皇出門前的交代。

「赤羽大人你就負責看家囉,今天我有幾台手術,可能會比較晚回來~。」看溫皇那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赤羽總覺得沒人敢當他的病人,可是諷刺的是,他自己就是其中一個。

這整棟房子,只有溫皇的書房是上了鎖的,而且還是密碼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赤羽在門前哼了一聲,放棄繼續探索。

他才剛準備坐上柔軟到溫皇可以躺一整天的沙發,就聽到門鈴的聲音,怪了,溫皇說這個時間是不會有人找他的。於是赤羽秉持著勇敢面對的精神來到了玄關,而對方再次按了一次門鈴,隔著門赤羽聽見對方微弱的聲音,「赤羽信之介,我是競日孤鳴。」赤羽暗自忖度,這個名字曾聽鳳蝶姑娘提到過,不過沒想到對方會自己找上門,赤羽透過門上的魚眼鏡頭,看見對方柔和的笑容和褐色的頭髮。

「咔——」一聲,赤羽打開了門。

*

亡命水不過是個失敗的計畫,用了這個藥劑的人,可以馬上治好所有疾病,不過強大的副作用帶來的是對身體的負擔,根據報告,用了亡命水會導致突發性的心肺衰竭,為了避免此種情況,使用者無法從事任何激烈的或者危險的活動,這項研究很快的遭受了外界的躂伐,研究院在政府的干涉下停止了實驗。

而當年負責人是研究院的兩大棟樑,策天鳳和任飄渺,不過他們的名字也隨著事件落幕而消逝,除了幾個內情人士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分。

「我就是策天鳳。」默蒼離沒有看冥醫,故作冷靜的語氣讓俏如來有些緊張,他分明看見默蒼離連拿著平板電腦的手都在打顫。

冥醫此時是站著的,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默蒼離沒有變化的表情,他說:「你當時是不得已的,對嗎?」冥醫祈求默蒼離給一個肯定的答案,但他卻看見默蒼離搖了搖頭,「我和任飄渺,當時是最支持這項研究的人。」默蒼離放下平板電腦,看向俏如來說道,「我知道你要找我問什麼,但我無可奉告,請回吧。」然後俏如來睫毛微微的顫了一下,他知道默蒼離言語中的含義,看來他想知道的真相也呼之欲出,所以俏如來點了點頭,他站起身,經過默蒼離身旁時往他手中塞了一罐藥,「師尊,不要太勉強了。」微弱的耳語接著的是金屬大門被關上的聲音。

實驗室就剩默蒼離跟冥醫了,場面寧靜的尷尬,默蒼離也站起身,正欲開口,冥醫卻搶先了,「我的師尊,」掌生握死幽冥君,默蒼離心想,「因為這個計畫賠掉了性命。」聲音有些哽咽,使默蒼離不禁望向他的眼眸,泛著淚,默蒼離突然呆住了,他看著冥醫走上前來,緩緩閉上眼卻沒想到迎上的是冥醫溫暖的胸膛,默蒼離感受到冥醫渾厚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病人,不管你是策天鳳還是默蒼離。」默蒼離不說話了,任憑冥醫濕熱的眼淚掉在他的肩上。

罷了,反正默蒼離接受俏如來這場會面的原因,多半只是為了試探冥醫。





评论
热度(7)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