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 【寄體】 (17)

競日孤鳴自顧自的坐上了沙發,解開西裝外套的扣子,翹起二郎腿,在上的右腳有規律的打著節奏,他饒富意趣的看著赤羽信之介,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誰讓你來的?」赤羽信之介看著競日孤鳴如此自在,反而戰戰兢兢,「你可以猜,我有足夠的時間等待你的答案,不過我這次來只是轉告你,」競日孤鳴輕咳了聲,「跟我有利益關係的那個人,願意告訴你一切事情的經過,但他有一個條件,」「什麼條件?」「除掉溫皇。」競日孤鳴站起身,看見赤羽信之介的瞳孔猛然一縮,於是他慢慢走向赤羽的身旁,用手輕輕拍了他的肩膀,再用唇靠近赤羽的耳,輕輕吹了口氣,「或許你可以從這個人開始查起。」競日孤鳴對著赤羽耳語道。
赤羽腦袋一片空白,混亂之中只知道對方在自己的手裡塞了一張名片,隨後就是門關上的聲音。

待赤羽回過神來,那張名片也已經被揉的皺皺的了。低頭一看,中原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史艷文。
*
競日孤鳴坐在車子後座,把手摸向在西裝褲口袋裡鈴鈴作響的手機,他接起對方的來電,語氣帶著點愉快,「你交代的事辦好了。」對方沒有回答,「不過我沒想到,這就是你的條件?」

*

「默仔蒼離,你已經看電腦半小時了,讓眼睛休息十分鐘。」冥醫對著背對他的默蒼離說完之後看見默蒼離轉過來露出一個俾倪的眼神,看起來不是很想理他卻還是站起身,默蒼離敲了敲自己僵硬的肩膀,走到冥醫旁邊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小啜了一口水。冥醫繞到他身後,用右手食指戳了戳默蒼離的肩膀,便聽見默蒼離吃痛的吸了一口氣,冥醫嘖了一聲,把他按到沙發上,默蒼離正準備拿開冥醫的手,「別動,我可不是每個人都按的。」

冥醫自顧自的替默蒼離按著肩膀,自然不知道默蒼離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些。

溫皇脫下白大掛,慵懶的坐到電腦前,幾乎要癱成了一個廢人,然後他手機就響了,溫皇看了眼來電人的名字,然後揉了揉眼睛確認他沒看錯,在確認之後才接起了應該不是詐騙集團的電話,「溫皇,我有些事要問你。」單刀直入的問句,看來應該沒有錯,「關於默蒼離的?」溫皇對於冥醫能夠主動找他的理由,除了跟他討血枯蟬,大概也只有默蒼離了,「晚上七點,在你們醫院隔壁那家西餐廳,你最好別給我忘了。」冥醫今天是吃錯藥了嗎,態度那麼差,「好吧。」然後雙方同時掛斷了電話。在那之後,溫皇又撥了個電話給鳳蝶,說是今晚不回去吃了。
*
7:30,在冥醫和溫皇約定的半小時後。
冥醫坐在餐廳裡面向落地窗的那桌上,他看了看手錶,又看了看對面空蕩的位置,眉頭鎖的更深,然後他看見門口方向,溫皇穿著藍色風衣外套,風風火火的走向他,看起來十分悠閒,「......,你不會是忘了吧。」冥醫的臉黑到不能在更黑了。
*
十五分鐘前,「主人!你不是跟冥醫有約嗎,怎麼回來了?」鳳蝶高亢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語氣裡帶著一絲疑問,「啊。」溫皇一拍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拉起身邊的藍色風衣外套,有些匆忙的跑出了房子。鳳蝶聽見赤羽在旁邊輕輕的笑了聲。
*
「有嗎?」溫皇對冥醫掛上官方式的標準微笑,看見冥醫的眼神瞪著他,急忙岔開話題,「你今晚約我出來是有何意圖啊?」溫皇揮手示意服務生,然後服務員馬上就送了杯白開水來,「我想知道默蒼離和你的關係。」

「欸,別誤會了,我跟默蒼離可沒有什麼關係,如果你是想追他的話,就放心吧。」溫皇講話果然令人討厭,冥醫眉角的青筋一跳,「我是問,亡命水,我不相信你不知道這件事情。」冥醫刻意壓低了音量,卻見溫皇挑起一邊的眉毛,輕輕一笑。

「如果你是說這件事,我以前曾和默蒼離共事過。」說到這溫皇喝了口水,用手示意了個年輕服務員過來,「我們可以點餐了。」冥醫摸索著溫皇可能想先吃點東西,於是也沒去阻止,在冥醫快速的點好最便宜的魚排之後,溫皇猶豫的掃過菜單上所有菜色,在假裝出來的欲言又止之後還是點了最貴的海陸全餐,「這位先生請客。」然後溫皇竟然指了指冥醫。


评论
热度(8)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