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金光】寄體 (18)

寒假還是不想更文(。

------------------------------------------

溫皇用食指沾了點牛排上的調味料,再放進嘴裡吸吮,他閉上眼享受著遠近馳名的高檔西餐廳之禮遇,他滿足的模樣不禁讓冥醫臉上出現了三條線。

溫皇是享受著這頓飯的,畢竟也不是他的錢,在冥醫小心翼翼的切開魚排時(看來他不常來西餐廳),溫皇正玩味的搖著高腳杯裡的紅酒,見此,冥醫放下刀叉,或許是主菜也吃了一半了,覺得是時候開口了,冥醫吞下口裡香嫩的魚肉,「你說你們曾經共事過,是在亡命水那時候?」冥醫看見溫皇放下高腳杯,銳利的目光直直盯著他,「因為你沒在參與名單上看過我的名字,所以正在懷疑。」溫皇彷彿知道一切似的,從容不迫的回答道,而冥醫也打算追問下去,「是,所以我很好奇,那個計畫最後真的就停止了嗎?」不過這個問句被溫皇忽略了,他接著上一個話題繼續說下去,「參與名單上也沒有默蒼離的名字,不是嗎?」溫皇試探著冥醫的反應,不過後者顯然不是特別在意,於是溫皇聳聳肩,繼續說著,「亡命水,一個藉由身體苦痛來延長壽命的東西,如果沒有理由的話,這個計畫肯定不會被外界接受的,但是當有心人來了,或許事情會有轉機。」溫皇放輕聲音,把手交疊在一起,而冥醫正嚴肅的看著溫皇,但後者很明顯的無意再講下去,於是只好繼續吃起東西,渡過不是特別愉快的一次會面,臨走時溫皇拿起掛在椅背的風衣外套,剛披在身上,但冥醫一想不對,連忙拉住他,「你剛才說名單上的名字,你...」冥醫似乎想到了些什麼,有些震驚的表情讓溫皇直發笑,「哈,醫友,我不是說了嗎,默蒼離他和我是同一種人。」

*

「鳳蝶姑娘,我想...。」赤羽信之介咀嚼完嘴裡的菜後放下筷子,他是想試探面前這個看起來不過十八歲的女生,不過對方看起來沒多大的反應,「明天一早,我會出門一趟,赤羽先生有要去哪裡嗎?」鳳蝶撥了撥瀏海,夾了離自己最近的一盤青菜,「我想去這個地方看看。」赤羽直接把今天競日孤鳴給的名片遞給了鳳蝶,而後者先是看了看上面的名字,而後放下了筷子。

是史艷文的名片。是誰給赤羽這張名片的?默蒼離?他想做什麼?

鳳蝶直直盯著那張名片看,思考時皺起了眉,赤羽心想算了,欲把名片收回去,鳳蝶卻突然拿過那張名片,「那明天我載你過去。」赤羽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就是有些懵,不過因為失憶的關係,現今也只能將計就計,「鳳蝶姑娘,多謝了。」赤羽答道。

然而,鳳蝶並不是真心想載赤羽去的,畢竟繼續這樣走下去,毀的不是赤羽本身就是溫皇,不過或許這也是唯一一個方法把溫皇救回來了了。

*

撕開調味醬料包,加在方便麵上,再把熱水沖進方便麵裡,這是默蒼離每天的例行公事,默蒼離把筷子壓在方便麵杯緣,坐回沙發上滑起平板電腦,等待著方便麵泡好的黃金三分鐘,而才剛打開遊戲的默蒼離就被溫皇一通電話打斷了短暫的休憩時光,默蒼離故意等了好幾響才接起電話,口氣還有些鄙夷,「溫皇。」「唉呀,默教授,口氣別那麼冷淡,我只是想告訴你,冥醫來找過我了。」溫皇的聲音從平板傳來,就算音質壓縮也絲毫不減他那個討厭的口氣,「你和他說什麼了。」默蒼離驚覺他只要一聽到冥醫的名字就會有些緊張,「都是你的壞話,哈。」溫皇繼續開著玩笑,但默蒼離卻完全笑不出來,如果溫皇正坐在默蒼離面前,就會發現默蒼離臉上黑到只差沒大喊止戈流的表情,「好吧,也沒什麼,他來找我打聽亡命水的事。」溫皇隔著電話都感受到默蒼離的低氣壓,只好難得的正經起來,後來默蒼離問他講了多少,溫皇也只回他:能講的都講了,不能講的可是一點都沒透露。

「你知道你是在自掘死路。」默蒼離揉了揉眉心,希望能放鬆緊蹙的眉頭,才突然想到已經錯過了泡麵最黃金的時間,結果心情又更差了,「不過我可是享受著追尋刺激的過程,或許你也該和我一樣,就能過的輕鬆點。」溫皇輕輕笑了聲,悠哉的道出他和默蒼離的差別之一。


评论
热度(9)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