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杏默】胡亂寫點東西 -2

私設冥醫和教授後來歸隱了,稍微寫一下他們的生活?

------------------------------------------------

又是一年冬天,梅花已經開了,一點一點發白的花瓣蓋住了半個山坡,詩人林和靖說梅花的香是暗香,那是一種渺遠的香,平時不覺得如何,只待哪天風吹過,撩起清清淡淡卻漫山遍野的香。
不過清晨而已,冥醫已經早起在山林裡採藥,今天天氣還算舒爽,雖然天空被厚重的雲層給擋的密密實實的,不過颯颯的北風倒是吹得人格外振奮。
冥醫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便開始踏上回程,沿途上並沒有什麼佳景,不過涼爽的天氣還是愜意,冥醫掂了掂手裡籃子的重量,想是大概夠了,便加緊腳步走向村子裡的一間小木屋。
「默仔蒼離,我回來了。」
冥醫和默蒼離歸隱之後便在苗疆邊界找了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打理了土地房子便安定下來,村子裡人不多,大約十來戶,冥醫在這裡開了間醫所,或許是環境好,附近的山林也長了些許藥材,看這裡人大多避世,便也不再收錢,只當是行善。
而默蒼離呢,原本冥醫打算讓他教教村裡小孩唸書的,但是那些小孩一看見默蒼離難嚴肅得發黑的臉,大多都哭著跑回家了,導致後來冥醫也放棄了這個念頭,現今默蒼離白天便在醫所裡坐著,有時後泡泡茶,有時擦擦鏡子,或許這樣的生活比馳騁沙場、算計陰謀還要無趣些,但是兩人過著過著,也是安然自得。
「杏花,你回來了。」
默蒼離後來的身體並不是特別好,可能是年輕的時候不太注重健康吧,記得剛到村裡那時候還常常感染風寒,但現在已經好很多了,畢竟是在冥醫細心的照料之下,雖然碎碎念可能稍微多了些。
冥醫享受著歸隱之後的生活,每天早上去採藥,回到家便看見默蒼離候著自己,之後再匆匆忙忙的開張了醫館,晚上再煮些鄉里送來的菜。後來兩人再次聊起以前在中原,甚至是在羽國的日子,也只能感嘆年少輕狂,年輕時候不知道寧靜的好,才會在外邊風塵僕僕的撲朔了好多年。
還記得很久以前在中原,那時候帝鬼方入侵,默蒼離還拿墨狂捅了他,他曾想過或許那樣死了也不錯,結果沒死成,反倒是默蒼離胡亂的作了點死。
帝鬼一戰打完,緊接著就是史仗義帶著魔兵大肆侵擾,兩仗打完之後,苗疆中原都損失了很多人馬,戰火蹂躪過後的滿目瘡痍,至今還在冥醫腦海裡揮之不去。想想當初怎麼會來到這裡的呢?好像是在琉璃樹下,冥醫哭著抱住了默蒼離,他問我們去歸隱好不好,到一個沒人找得到我們的地方。
默蒼離在冥醫意料之外答應了,或許別人眼中的怪物,在連番波折後,也會感受到打從心底的無力感。後來他們就在俏如來的安排下,來到了這座山,山裡偏僻,魚雁往返困難,在消息難以到達的這個地方,沒有人認識熬製亡命水的杏花,也沒有人認識墨家鋸子默蒼離,若是有人問起,村裡人只道是從中原來的大夫和教書先生。
----------------------------------------------

在東部玩,覺得雖然沒大都市那樣燈紅酒綠,但也算是不錯了,而且這樣悠閒真是愜意啊...,所以才隨便寫了點東西,用杏花和教授大約是出自私心,想他們一起過下去。

评论(7)
热度(11)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