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锁月

【默俏】胡亂寫點東西 -3

難道我這個亂寫的短篇可以變成系列嗎?那先作死的立個目標好了,想寫遍金光所有cp!

現代背景注意。
------------------------------------------
應付完入境的手續後,俏如來便和一起回國的同事們打了聲招呼,說是自己要先離開了,他拉著行李穿過機場的人潮,也不顧身旁擾雜的聲響,快步出了機場,俏如來拉緊了大衣,在附近招了台計程車。
多久沒有回來了?有五年了吧?
之前會留在國內,大概是因為默老師還在吧。默蒼離是俏如來父親在大學裡的同事,常到他們家裡作客、吃晚飯,俏如來也因此認識了這位在他父親口中的奇才,史艷文一直稱他為默老師,俏如來也這樣跟著他叫,叫了十幾年的默老師。
俏如來一直欣賞著這位默老師,小時候能這麼用功也大多是因為默蒼離,加上俏如來本身天資聰穎,學涯上一直十分順利,後來也輕鬆的考進了默蒼離任課的大學。
默蒼離是個嚴厲的老師,這導致很多人吃不消,紛紛轉組,不過俏如來忍過去了,所以默蒼離也自然而然的將他視為自己的得意門生。
後來偶然一次學校的交換計畫,身為箇中翹楚的俏如來很快的被學校給相中,去了美國,加上讀研究所的時間,前前後後大概有三、四年,他原本打算再待個一兩年,但後來默蒼離的病情輾轉被他得知,就算急急忙忙訂了機票飛回國,卻仍是沒有見上默蒼離最後一面。
他得知默蒼離的死訊後當下的反應是很淡然的,心裡想著默蒼離對他的感情大概沒機會確認了,有些失望卻又慶幸著。
直到後來冥醫交給他一封信,俏如來一下便認出那清秀帶著冷勁的字,跟默蒼離為人一樣孤傲,「俏如來如晤,」開頭是這麼寫著的,而後面的內容充其量也只是一些寒暄的話語,除了最後一段:我這一生沒能留下什麼,只有在郊區那棟平房,或許你想要作個紀念。然後附上了一把鑰匙。那把鑰匙上有個抹茶的吊飾,俏如來記得默蒼離生前喜歡喝抹茶咖啡,有時熬夜做報告常讓他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一杯帶過去。俏如來不能確定這算不算是默蒼離對他感情的回覆,不過當下他的確濕了眼眶。
「先生,到了。」計程車停在郊區的一棟平房前,這裡人煙稀少,不過山坡後面有一個小池塘,生態十分豐富,俏如來猜想默蒼離可能很喜歡這種寧靜的地方。
交付了車錢後下了車,俏如來走到門前,從口袋中拿出一把鑰匙,吊飾上面摩擦過的痕跡還跟默蒼離擁有時無異,俏如來先是這麼想道,然後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輕輕一轉,門打開了。
這是在默蒼離過世後俏如來第一次來到這棟房子,他突然心下有些忐忑,或許還在希望著默蒼離的死訊是個玩笑,打開門後就能看見他坐在庭院的琉璃樹下乘涼。
但喪禮那天棺材蓋上的程序,俏如來可是看得明白。默蒼離的喪禮並沒有舉辦的特別盛大,只是來的人很多,從同事一直到曾經的學生,俏如來跟他們一個個打過招呼,有的要他節哀,有些只是拍拍他的肩膀。
俏如來走過前廊,發現整條走廊的地板都積了一層灰塵,默蒼離不會喜歡這樣的,俏如來先是這麼想著,然後步履便停在庭院了之前,庭院內有一顆桃花木,深色卻帶著紅的表皮十分粗糙,枝頭上一點一點的是含蓄的花苞,大概還有兩個月才是花期,待到那時候桃花灼灼的樣子一定很漂亮。
枝椏上掛的幾串琉璃,透著光顯得晶瑩剔透。俏如來問過默蒼離關於那些琉璃串,而默蒼離不曾回答,而他現在終於明白了琉璃串的含義,但默蒼離卻已經不在了。
現在只能等著,當風吹過樹葉,琉璃串彼此碰撞後發出的清脆的聲響。
這棵桃花木比他上次看到時粗了有一圈,記得這棵樹是默蒼離剛買房子時親手種下的,至今也有二十多年了吧,俏如來沒有看過它幾次,只有在默蒼離放假的時候他會和默蒼離來到這裡,享受繁忙之中的小確幸。
俏如來倚著桃樹坐在地上,讓風隨意拂過臉龐。
若俏如來沒有睡著的話,他會發現這是個愜意的下午。

评论
热度(5)

默锁月

懶癌末期,畫渣一個。

© 默锁月 | Powered by LOFTER